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正文

贫困户老宋——我所经历的脱贫攻坚故事

时间:2020-09-23 13:43:00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2016年10月,根据上级党委安排,我们蒲城县地税局的30余名中层干部和5名县局领导来到了美丽的卤阳湖畔,包联卤阳新村72户贫困户进行脱贫帮扶。

卤阳新村是渭北蒲城县南15公里的一个行政村,它由五个自然村组成。这里地势较低,原来是一处盐碱滩地,方圆三四公里,能耕种的土地有限,大部分地碱化严重,村里的农民生活很是艰难。十年前,国家将这里开发成航空飞行训练基地,在原来的卤泊滩上建成了如今美丽的卤阳湖。卤阳新村位于卤阳湖北岸,村子面临着拆迁,一部分村民已经搬迁到集中安置楼居住。村中现有土地不多,大部分种植苗木,少部分种植粮食,村民一部分出外打工,一部分就在景区内搞绿化、打扫卫生或是当保安。

给我分的包联贫困户叫宋满仓,2016年61岁,我们叫他老宋。老宋自小患有小儿麻痹,残疾的比较厉害,拄着双拐,几乎在地上坐着挪动,站着能与我的腰高低差不多。他有一位老母亲,已经90岁了,头脑已不清晰,认不清几个人,长年卧床。老宋身体残疾,从未婚娶,也无子女,只有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我们第一次去老宋家时,村子由于建设飞机场正在拆迁,大部分人家已迁走,只有老宋他们几户依旧生活在一片废墟之中。老宋家中比我想象的要差,一座十几年的老瓦房,地上已经起了土,房内几乎没有家具,只有一张竹床。卧室内一张床,上面躺着老妈,被褥凌乱,一个半截柜子,上面放着煤气灶和餐具,一张破旧的沙发。房中弥漫着很浓的尿骚味,一进门,我强忍着嗅觉上的冲击没有跑出去。老宋很热情,拄着拐杖要给我们倒水,我们礼让着,与他一起坐在大厅的竹床上,他很配合地听着我们讲着扶贫政策,也给我们诉说着他的困难。老宋一直说国家很好,要不是国家、不是党,他们母子早活不成了。老宋身体虽残,头脑还很灵活,能识字,可以熟练使用手机。

每周四的扶贫工作日,我都会按时去老宋家,老宋也会提前给我把门开着,期盼着我来。我到他家,他总是挪动着不便的身体,给我倒水,招呼我坐下。我会帮老宋打扫一下屋子,然后拉一些家常,宣传扶贫政策,他耐心的听着,我写完扶贫日志,给他读,他总是说好得很、好得很。让他签字,他一笔一划很认真的写上自己的大名宋满仓。慢慢的与老宋就熟悉起来,知道他的小儿麻痹是遗传的,他有个妹妹也有点残疾,但情况能好些,嫁到附近一个村子,有个女孩,已经二十几岁了。老宋家的洗衣买面的活大都是他外甥女来帮忙的。年轻时的老宋,摆过鞋摊,会修鞋补鞋。后来母亲老了,老宋就不去了,在家与母亲相依为命,家里的收入就是政府发放的最低保障金、残疾人补助、老龄补助和自己二亩地的租金,这样算下来每月能有七八百元,够他们娘俩的开销。去的次数多了,我与老宋的心贴近了,就像走亲戚一样,每次给老人带些牛奶食品等,老宋都很激动,说些感谢的话语。冬天到了,老宋的羽绒服烂了,我便将单位发的新大衣给了老宋,老宋穿着大衣,笑的合不拢嘴。可老宋母亲的病,一天比一天重了,老人九十多岁,长年瘫痪在床,头脑越来越不清晰,只能依稀辨认出老宋,期间拉去县医院免费住了十天院,因年龄大的原因又被拉了回来,老宋行动不便,只能把他外甥女叫来帮忙照料老人。

老宋的村子为了建设机场,大多人都搬迁了。老宋母子二人不愿搬,村干部做了多次工作,还是不同意,村上的于主任就给我说,让我给老宋做工作。通过拉家常我了解到老宋不搬的理由是原来的庄基宽大,有两院宽,只有一个庄基证。而赔付是按庄基证六万,其余的按面积计算。原来一院本来是给妹妹的,没有及时办理庄基证。截止2013年卤阳湖开发不允许办理,这样赔付下来少了六万元,矛盾就在这六万元上。我开导老宋说:"你母亲已经90多岁了,有今没的,住在这破烂地方,水电都停了,生活很不方便,你家拆迁赔偿80万,少个几万元也不要紧,赶紧让老母亲和你住到政府给盖的安置楼中,条件多好。再说政策的标准是硬性的,不能说你家大就是两院,人家必须按庄基证赔付,其他建筑物和面积一点都不少,你要看到眼前的好"。经过一周的工作,老宋终于同意了搬迁。搬家的这一天,村干部和我都去了,把老宋的新家安置在一楼,为了老宋的出入方便,并在家里铺上了红毡毯防滑,很是喜庆。老宋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寒来暑往,不知不觉,我们包联扶贫已过去两年有余,和老宋一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时任地税局局长王发学同志走访了我局所有的包联户时说:"宋满仓人是残疾,可脑子好,一进门就说党好,说杨亮同志好,看来你的扶贫工作做的很扎实啊。"

2018年元月,快过春节了,在又一个扶贫的日子里,我又一次来到老宋家,这次给老宋家带来了红十字会捐赠的一床棉被,我给老宋母子带了一箱牛奶。敲了半天门,老宋才拄着拐杖,拖着病腿打开了房门。我一问,他说感冒了,浑身不舒服。我问用不用去医院看看,他说村卫生所的医生一会来给吊针,不用去医院。我与他坐在床边,让邻居给照了张照片,要将捐赠棉被的照片发给村上,见证一下。随后简单地问了老宋几句话,看了看他母亲,便匆匆走了,让老宋赶紧休息。

虽知第二天下午,卤阳新村时任村主任于晓斌给我打来电话说,老宋去世了。我很惊愕,连问了几声是老宋还是他母亲?他说是老宋。我拿着电话,一时无语,心里很是难过------,老宋的母亲还在,已经九十三岁了,老宋却突然走了,这让糊涂的老妈怎么过。我匆匆忙忙地去开车,半个小时后,到了村子的安置楼下,看见灵堂设在楼底下的空地上,村上的干部及亲戚一群人正在帮忙。我给老宋上了一根香,握住村上于主任的手,恍如梦中。对于老宋母子来说,幸福的生活才刚开始啊!

两年多来的五六十次交流,往事历历在目,不似亲人,胜似亲人,老宋,宋满仓,一个从小残疾的人,一个可怜的人,却是一个坚强的人,谁在意他的平凡,谁在意他的存在,只有党的扶贫政策,党的温暖给了他人生最后的滴滴安慰。

老宋去世后,他母亲一直由外甥女照顾,2018年夏季,老宋母亲也去世了,我再一次去了他家送别。我想,如果不是党的扶贫政策,这些平凡的人,日子一定过得比现在还艰难。是党,给了贫困群众一丝丝的温暖和安慰。愿国家的贫困人口早日脱贫,愿天下一切苦难的人都幸福!(木易于2020年仲夏)

作者简介:木易,原名杨亮,71年生人,共产党员,爱好文学,现任职蒲城县税务局,陕西蒲城作协会员,西部文学网会员。喜爱诗歌散文。秉记"言为心声",为民鼓与呼,为民歌而赋。

编辑:意不尽网编辑部
上一篇【民族团结党旗红】传承红色基因 青海黄河岸边有片红色沃土      
下一篇:甘肃省首个乡村生态文明银行落地武威灯山村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中心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20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