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 > 正文

村民选举引发开除案,仲裁、诉讼均不予受理牵出系列矛盾维权难

时间:2022-04-22 15:36:35    来源:记者报   

曹伟林反映说:

1、因村委选举,领导不按照1999年1月1日实施村民组织法选举,领导操纵安排选举剥夺村民选举权,导致选举失败,为了掩盖违法栽赃村民,大张旗鼓让公安做笔录,乡领导用威吓村民做的笔录最后签字是警察,还对村民乱罚款,抄送县政府各部门,还起草文件并由乡政府书记、县民政局长送到曹伟林工作上级部门的上级单位海盐供电局要求开除曹伟林。

1999年5月20日供电局随即起草了一份开除曹伟林的红头文件当日作出开除。

据曹伟林介绍,当时咨询省、市多名律师,还自学了村民组织法,劳动法等相关法律,才明白被领导迫害了,期间分别给县政府领导写信讲明事情真相,到县政府各部门信访包括市供电局上访却得到信访局的领导嘲讽,所以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曹伟林踏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

2、劳动仲裁、法院诉讼均不予受理

信访无望,1999年6月分别申请劳动仲裁和人事仲裁,6月份收到都不予受理信件,7月份再向劳动局申请仲裁,也得到了不予受理,仲裁无果,就向法院起诉,法院也不予受理。经历漫长上访,浙江法制报社帮助向省劳动厅致函反映当事人劳动案,得到省劳动厅已电话通知海盐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应予以受理的回复函件,后再次申请劳动仲裁,也是无济于事, 海盐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依然不予受理。

当事人曹伟林向海盐人民法院起诉,海盐法院驳回起诉,当事人再向中级法院上诉,2001年2月12日法官叫律师通知曹伟林去中院法官跟曹伟林和律师说:恢复工作一分不少地补偿曹伟林的工资,并让一审法院办理好,就不要开庭了,曹伟林同意法官的提议,同日2001年2月12日海盐农电总站作出终止与曹伟林事实劳动关系,由村电工送达到曹伟林家,家人随即打电话通知曹伟林当时法官,律师都在,法官当时坚持说“曹伟林你每天去上班如不发工资找我”,曹伟林对法官说“我不要上班好了,供电局要报复的”。

3、无故多扣2777.69元工资补偿,引发电费纠纷

当事人经历第四次申请劳动仲裁并办理养老保险。在2001年4月25日补偿工资时农电总站无故多扣2777.69元,当事人在开除时结清全部债权债务并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还多人签名的证据,讨要无果后,因此当事人家不交电费。

2002年7月2日供电局派人来把曹伟林家电表拆走了,曹伟林随即打电话给市供电局办公室主任,说电表给供电局拆掉了要求处理,7月3日市局用电科长,办公室主任和海盐供电局万家根农电站胡根林一行四人来曹伟林家,曹伟林指着胡根林说他把电表拆走了,当即胡根林说是供电局要求他拆的,就这样也没有处理结果,拖到2003年5月供电局向人民法院起诉曹伟林窃电,法院审理作出盐民一初字第460号判决曹伟林家每月电费57元,法院还要求曹伟林写三相四线用电申请书,这可能是全中国唯一没有电表的用电申请书。

曹伟林向法庭提交与农电站结清证据和农电总站多扣钱依据,法院没有采纳,供电局没有退还多扣的工资补偿款,曹伟林也就没有交电费,之后供电局一直釆取暗中报复。2006年11月向省电经委申诉,也是省电经委成立第一个案子,省领导从省城到曹伟林家看了所有材料和判决书,问什么不向电力职能部门申诉,曹伟林告诉领导他打95598他们马上挂掉电话,省领导不想信,曹伟林随即用座机免提拨打电话曹伟林一句完整的话没有说完电话就挂了,领导走时给曹伟林说你放心用电以后不会有人来打扰你,平静没有几个月。

2007年5月公安局派警察到曹伟林家说窃电,把曹伟林家所有用电电器灯泡包括手机充电器都拍照,然后把曹伟林用警车带到派出所做笔录,要求装电表,后来曹伟林对警察说我家不用电了,用腊烛好了,让警察叫供电局把我家电线剪掉算了,这才完事。供电局动用警察无望,2007年5月一次性收取四年电费3037.01元。一直到拆迁供电局没有再收电费。供电局为什么不愿意退多扣2777.69元钱,情愿让曹伟林免费用超出多扣钱几倍电费,并永久用电、究竟为什么到底幕后要保护谁,供电局情愿为违法买单,也不愿意解决此事,百思不得其解。

4、工龄35年11个月,协议退休每月少发近千元

2016年曹伟林家拆迁,就因为此事没有谈成做了三年钉子户,曹伟林一直要求拆迁办请政府,法院,供电局,曹伟林四方协商解决此事都不愿意解决。2019年街道出面来谈,当事人拿出街道前前任领导要求供电局开除曹伟林的文件给街道领导看,说现在清楚了当时的开除是乡政府领导贼喊捉贼把曹伟林给陷害了,曹伟林提出要求恢复工作,后来领导说恢复工作有困难,让曹伟林提前5年退休,按供电局线路工退休,因还不到退休年龄,曹伟林要求领导写下书面依据,用电照旧。

到2020年4月,发退休金时只有3025元,工龄35年11个月,曹伟林随即到劳动保障局问为什么工资这么少?领导说你的工资是政府发文要求按最低发的,他们也无能为力,奇怪的是政府有发文了,今年现在工资问题已经向政府提出,不知道能不能解决?

2020年5月,曹伟林搬进安置房,产生电费供电局工作人员催收,曹伟林向他们说我这房子是政府置换过来的不是自己买来的,我有判决书,如你们难做报供电局把表拆掉好了,期间也报过警,警察看了判决书问曹伟林57元你付吗?曹伟林跟警察说,他们多扣的钱还给我么?我付57元每月,不退钱我不付。

12月22日,供电局发了停电通知书,23日曹伟林夫妻到省电力局上访,省电力局领导看过材料也作了笔记,说叫嘉兴市供电局协助海盐供电局来解决此事,要当事人考虑好自己的诉求向供电局提出,结果供电局来人的答复是有公安警察的笔录解决不了,曹伟林说我也有相同警察同一时间分别在两个很远地方同时做的笔录证据,一场领导操作阴谋牵扯这么都人真是可悲。

2021年5月27日,再次到省电力局询问此事得到的答复是海盐供电局去人说此事不予解决,今年2月20日市,县两级供电局领导带着礼物到曹伟林家要求解决电费问题,说因为此事供电局职工都被扣了工资,曹伟林给领导说,要电费你们只有打官司或者叫法院撤掉判决书,你们供电局用一张无效开除文件让我打了几年官司,还恶意想向一而再三打击报复,让当事人家吃了多少苦经历无数磨难,还花这么多钱上访请律师来诉讼,当事人让电力局领导对照村民组织法和劳动法根据事实,面对现实换位思考,才能解决好故意和恶意侵害带来伤害事件后,才能再谈电费之事。

曹伟林说,相信法律所以默默坚持二十多个春秋,不知道我们的领导什么时候清醒?不知道正义勇敢的领导什么时候出来主持公道?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圆满解决?愿相关部门领导予以重视,还民众一个公道!

编辑:意不尽网编辑部
上一篇西安市民大讲堂走进社区宣讲宪法      
下一篇:倔强农民状告县政府“讨补偿”,新任法官称“纠结”后判决驳回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中心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yibujin@qq.com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22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