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不尽刊 > 正文

学兄马治权 / 老理行

时间:2019-11-30 09:08:50   来源:意不尽网    阅读:    总编:阮中华

意不尽网导读:学兄马治权文/老理行我之所以称马治权为学兄,缘由有三:其一,我和马治权同过窗。在文凭风刚刚刮起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为了镀金,我们...

学兄马治权

文/老理行

 

我之所以称马治权为学兄,缘由有三:

其一,我和马治权同过窗。在“文凭风”刚刚刮起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为了“镀金”,我们不约而同地参加了一次在职教育入学考试,当时录取比例为15:1,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但凭着原有的一些老底子,我们有幸被同时录取,在同一座教室里老老实实地呆了几年,从而结下了同窗之缘。

其二,马治权年长于我。他不仅姓马,且生肖还属马,一马当先,二马奔腾,无奈,那我这只陕南的“山羊”也只能认他这匹“骏马”为老兄了。

其三,也是我最看重的一点,是他多年来磨穿铁砚,事有所成,令我心生敬仰。马治权虽长期供职于政界,然在文学艺术圈里却如鱼得水,搞得风生水起,多有建树,很早就跻身于三秦名家行列,这在我们当年150名同学中,他无疑是“跨界”发展最为成功的一位。所以,我从内心敬佩马治权的同时,愿以学兄称之,也好借此在朋友圈里炫耀一下,蹭点热度,扎个势子。

说起来,我与马治权虽是同窗,但真正相互交往却是1998年之后的事情。

那是在1998年10月,由王长安同学(同学联谊会会长)牵头,我们理论三期部分同学从全省各地云集西安,搞了一次大聚会,就在那次会上,我见到了当时已名扬三秦、如雷贯耳的马治权,那时,他是全国知名刊物《各界》的主编,事业如日中天,因为是同学中的佼佼者,也是社会名人,主持人自然要请他在聚会上登场亮相,说上几句。

至今21年过去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作为名刊名编的马治权,操着一口陕北普通话,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不仅声音洪亮,底气十足,而且插科打诨,妙语连珠,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三句话不离本行,说到最后,竟给《各界》打起了广告,并现场宣布了两项决定:

一是从下个年度(1999年)开始,给在场的每位同学赠阅一份《各界》。

二是同学中每推销订阅一份《各界》,他赠送四尺对开“马治权书法作品”一幅。话音一落,即刻赢得大家的一片掌声和叫好声!

说实话,当时的书画市场还没有后来那样火爆,加之我对书法艺术也是个“半瓶子醋”,更不晓得马兄的书法艺术究竟到了何种水平,所以,也就对他“赠送书法作品”一说没有怎么当回事。不过,马治权希望同学们帮助扩大《各界》订阅范围的话我牢牢记住了,随后便充分利用我在安康的人脉关系,竭尽全力地帮他宣传推销了一把,当年就订出《各界》100多份。这样以来,我与马治权的交往也便由此开始了。

2001年,随着我调入西安工作,与马治权之间的交往互动也渐渐多了起来,我慢慢发现,原来社会上有不少人经常向他求字,或自己收藏,或馈赠他人,或拿去交换,或制作牌匾,等等,不一而足,尤其是知道了贾平凹1993年就在自己客厅里挂上了马治权的字时,我才清楚马治权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在社会上的实际影响力,并开始对以前帮他推销《各界》而没有及时让他兑现承诺有点后悔莫及。

好在马治权是一个重情讲义的厚道人,或许他一直记着我在帮他征订《各界》时的给力表现,在我们后来近20年的来往中,他并没有亏待我,每当我向他求字时,他都能爽快答应,并竭力满足,甚至有时还主动给额外“加餐”,常常带给我一阵惊喜,也使我着实领略到了这位陕北汉子的纯厚、豪爽与大气。

而最令我至今念念不忘并心存感激的,是他为我们制作母亲纪念册写字的事。

2013年下半年,我们姊妹几个打算在母亲去世三周年时制作一本画册,以示纪念。在编辑过程中,我请马治权书写“母亲的记忆”几个字用于纪念册封面,他愉快的答应了。

与以往我求字时他略加思索便提笔潇洒地一挥而就有所不同,这一次他手上的笔似乎显得很沉重,迟迟没有落笔,在琢磨良久之后才开始书写,而且一连写了十几张,行书隶书都有,从中挑选了他认为最满意的几幅字供我选用,并对我说,如果觉得不行,还可以再写。这让我甚为感动!马治权的为人及做事风格也由此可见一斑。

常言说,字如其人。西汉著名文学家杨雄也有一句名言:“书,心画也。”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书写行为可以折射出一个人的学识、修养、性格、心理、情感以至年龄、性别等方面的信息。这句古语到底有无道理,是否适用于所有写字的人,我无法悬揣,但我知道,“字如其人”这几个字用在马治权身上还是挺准确的。

虽说我也喜欢“字”(主要是欣赏),年轻时也曾练过,但终因心浮气躁耐不住寂寞而未能坚持下来,对于被称之为书法的“字”至今仍是似懂非懂,一知半解,所以,对学兄马治权的书法作品我不敢妄加评论,只是凭着直观感觉认为,马治权的“字”,无论是行草,还是隶书,总是在浑厚中透出灵气,在古拙中蕴涵奔放,在酣畅中尽显洒脱,而这种书写风格,又正好与马治权本人学养深厚、爽朗大气、才思敏捷、辛辣幽默等特点有着诸多相似相通之处。

于我而言,最看好和喜爱的,还是马治权的隶书,在圆浑敦厚中不乏灵秀飘逸,欣赏他的作品,能使人顿时心静下来,似乎连气质也会随之高雅起来。

尽管马治权在写字上投入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并自成一体,是远近闻名的书法家,但在我看来,写字对他来说,纯粹是兴趣使然,只是一个爱好、一种娱乐消遣方式而已,是“副业”而非“主业”。他所认定并坚持的“主业”,是长期以来孜孜追求的“立言”二字。

在这方面,他勤耕不辍,甚至殚精竭虑,自然也是成绩斐然,不敢说著作等身,但至少可以说著述颇丰。

如同他在书法上行草隶篆楷都能露一手一样,马治权在“立言”上也是个多面手,在杂文、随笔、小说、人物散文等文学园地里,都有他的深耕细作和累累硕果。

特别是《龙山》《鳥镇》两部现实主义题材长篇小说的出版,使马治权圈粉无数,名声大振,曾有一段时间,各种有关他的作品研讨会接二连三,多个售书签名活动现场摩肩接踵,人声鼎沸,这让本来早已被称之为作家的马治权,在别人介绍他的身份时,还得在作家前面加上“著名”二字方显得郑重其事。

可以毫不吹嘘地说,马治权所有的书我都拜读过,这些书有他送给我的,也有我自掏腰包买的,而他另有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章我是通过一些全国性知名报刊或网络平台阅读的。

杨绛先生说:读书贵在追求精神享受。而读马治权的书,就能达到“追求精神享受”的目的,尤其是读他最擅长的针砭时弊的杂文、随笔,让人直呼过瘾、解馋,他用自己那支生花而又犀利的妙笔,对社会上种种不良现象所给予的深刻揭露和无情鞭笞,其观点之鲜明,文风之朴实,言辞之泼辣,讽刺之到位,语言之诙谐,不禁令人拍案叫绝,读后给人一种酣畅淋漓、扬眉吐气之感。

当然,难免也有人读了不舒服甚至反感,甚至认为现实性太强,生命力将受到影响。但我却不这样认为。鲁迅在评价《红楼梦》时说过一段有名的话,他说:“盖叙述皆存真,闻见悉所亲历,正因写实,转成新鲜。”

据说,当年《各界》之所以发行量很大,在全国颇具影响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每一期上刊载有马治权笔酣墨饱、一针见血的政论性文章,许多读者是冲着他那支犹如解剖刀似的文笔而来的,他的激扬文字感染和征服了许多人。

而最近学兄的一篇《宁当书协主席不当部长》的杂文,在社交媒体上“火”了一把,点击量高达数万人次。当下书协中的种种奇形怪象被他犀利的文字抨击得体无完肤。看了这篇文章我才终于明白,难怪他一直不肯加入什么“书协”等之类的协会组织,原来他是以这种不参与的方式来表达对书协乱象丛生的不满和抗议。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举,治权是也!

所以,当听到有人说马治权“若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他肯定是个猛士”的话时,我便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称是。而且,我还认为,他这个猛士,或许会因文章的现实针对性和思想深刻性而在历史上留下痕迹。

其实,马治权的文字不全是横眉怒目、投枪匕首,他也写有大量的优美平实、温情脉脉的散文。其中,我看得最多的是他写得人物散文,中国当代文坛大家、书画大腕、影视名星和社会贤达如冰心、路遥、陈忠实、贾平凹、冯骥才、张贤亮、吴天明、张艺谋、厉以宁、鹤卫方等许多知名人士在他的笔下都变得活灵活现,真实可信。

由于记述的人物都是他交往或采访过的,比较熟悉,加之他能抓住各人的特点并通过一些具体细节地深入描写,使得人物散文生动有趣,引人入胜,可读性强,出版以后十分畅销。而我读他的人物散文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名人也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有时也会犯傻,并非神秘莫测,高不可攀,从而大大增强了我对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信心。

有时我也在想,倘若学兄晚出生二十年,不在公家人圈内“混”,去做一个自由撰稿人,以他的勤勉用功、博学多才和生花妙笔,我相信,极有可能开辟出另外一片更加广阔的新天地!

现在的马治权完全可以说是功成名就:作家、书法家、编辑家、社会活动家、陕北民俗专家等多个“家”集于一身,而且,他还经常开设书法、写作等讲座,“传道授业解惑也”。如今的学兄已是桃李满天下,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为他端茶递水的粉丝或弟子,作为同窗,我在由衷地为他感到骄傲和高兴的同时,也多少有一点“羡慕嫉妒恨”!

按说,人活到这个份上,也应该知足常乐了吧,但从目前马治权整天忙碌的身影和良好的精神状态看,好像仍不“满足”,“小車不倒只管推”,丝毫没有停下来歇口气的迹象,具有屈原般情怀的他,仍在埋头钻研,负重前行。

也许,马治权觉得,退休以后,少了许多羁绊,自己一心想要过的生活不过才刚刚开始,更加绚丽多彩的人生还在后头,所以,还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更何况学兄还是由两匹“马”(姓氏和属相)合二为一的哩。

我期待他有更多的新作问世!也祝福学兄马治权椽笔矫健,马到成功!

【作者(老理行)与美女导游合影】

顺便说几句题外话:这是我(作者)在学兄马治权的一再建议下才放上了这张旅游照的,并同时撤下了原先我与学兄的合影照。

本来,我是不愿意将这张与美女的合影照放在文章最后,这倒不是怕别人说我“老不正经”,而是洋妞有点扎眼,担心会冲淡文章主题,甚至喧宾夺主。

但学兄马治权却对我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还是洋美女。我们俩男人的合影照太古板,太严肃,又都是老面孔,有啥好看的?放在那里,不但不会为文章添彩,搞不好还会添堵。而美女就大不一样了,她很养眼,会给大家一个惊喜,也会成为文章最后的一缕亮色。

到底的是学兄,见多识广,这一番话说得我茅塞顿开,也就毫不犹豫地放上了这张美女照,也算是给坚持阅读到文章最后的朋友一个视觉上的小小奖励吧!

看来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不断学习永远是在路上!

2019年11月26日

免责编辑:意不尽网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为意不尽网用户提交发布,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举报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吉林知名诗人张振栋作品选登      
下一篇:最后一页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资讯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19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