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不尽刊 > 正文

刘元兵:谁有棉衣谁就能活下来——再读《华为的冬天》

时间:2019-06-06 19:52:30   来源:意不尽网    阅读:

意不尽网导读:谁有棉衣谁就能活下来——再读《华为的冬天》文 刘元兵开年以来,中美贸易战激烈地进行。如今演变成了美国政府针对中国的一个企业——

谁有棉衣谁就能活下来——再读《华为的冬天》

文 / 刘元兵

开年以来,中美贸易战激烈地进行。如今演变成了美国政府针对中国的一个企业——华为公司进行着全方位的制裁与封锁。从各种媒体上得知华为作为一个中国企业,一个民族的品牌,从容地面对,不惊不咋。这让我想起了任正非先生在十九年前发表那篇文章《华为的冬天》。

当年华为销售额 220 亿人民币,利润 29 亿人民币,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在这种高歌猛进的时候,任总仍然看到了危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网络股的暴跌,必将对二、三年后的建设预期产生影响,那时制造业就惯性进入了收缩。眼前的繁荣是前几年网络股大涨的惯性结果。记住一句话:“物极必反”,这一场网络设备供应的冬天,也会像它热得人们不理解一样,冷得出奇。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1995年,我作为县邮电局主管电信的副局长,与省市领导一道去华为考察程控交换机。当时,国内的交换机还很不成熟,内地的邮电局普遍采用美国的AT&T、爱立信和阿尔卡特等交换设备。由于国外公司采用诱人的手段,比如给各省市邮电局领导出国考察指标(其实就是旅游)、赠送礼品等,让很多没有出过国门的局长、处长们经不住诱惑,于是,都采用国外设备。基本不用国内设备。而刚起步的华为公司,举步维艰,在国内也只能做一些县以下的支局的交换设备,无法占领大城市市场。

由于邮电部的干预,省市邮电局决定对国内设备进行考察。我作为通信工程师,随省市领导一道考察。选择考察深圳华为和西安大唐两家国内厂家。

一进入华为公司,让我们这些内地考察的人员感觉耳目一新。公园式的公司,严格的管理,着装整齐的员工,充分体现了这一个新兴企业的企业文化。我们经过楼道、电梯,员工们都会彬彬有礼地礼让,他们将我们视作上帝,视作贵宾。公司客服部热情的接待,陪我们参观生产流水线,参观研发部门,参观公司公关部。公司的技术工程师详细介绍华为交换设备的性能,技术参数,以及提供给我们的解决方案。我作为专业人员感觉华为的技术不亚于国外设备,而价格却只有国外的三分之二。他们的设备都是中文菜单,便于我们的技术人员掌握,我心里想,一定要采用国产设备。

考察基本结束,我们将要离开华为。夜里,我们接到通知,公务很忙的华为公司老总任正非,明早要和我们共进早餐。我很想见见这位企业家。第二天早上七点,任正非准时出现在公司的早餐厅。原以为,任正非一定是一位非常严肃的人。一见到他,我们倍感亲切。任总笑呵呵地给我们打招呼:“听说四川的老乡来了,我一定要给大家见个面。我以前在绵阳工作过啊。昨天刚接待过东南亚几个国家的首脑,今天与大家见面,对不起啊,我来晚了。”席间,任总与我们交谈,语轻谊重。他说:“我们华为公司致力于研发通信设备,致力于振兴民族产业,之所以叫做华为,那就是要让我们中华民族在世界之林有所作为,华为的标识就是一轮冉冉升起朝阳,若干年后,我们将是国内乃至世界的顶级企业。”我们认真的听着任总给我们讲解,而忘了吃饭。他轻轻的挥手,让我们吃,不要拘束。“你们来考察,我们非常高兴,这是内地来的第一个考察团,你们可以与国外设备比较,看看哪个的性价比高。你们用不用都 没有关系,我们华为的目标不会改变,一直会坚持不懈的。”

告别任总,告别了这个有着宏大理想的长者,回到内地。不知道什么原因,上级还是没有采纳我们的意见,最终采用了国外的设备。后来,我听说消息,感到很不理解,为什么要用比我们价格高的设备?为什么要采用全是英文菜单,让我们的技术人员很难掌握的设备?直到今天,我也无法理解。

华为公司的先进理念,奋斗精神,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深印象。后来的岁月里,我一直关注华为,关注任总。直到2000年任总发表了《华为的冬天》演讲,我更加敬佩这位长者。一个公司在顺风顺水的时候,掌舵人却考虑的是怎样准备好棉衣过冬,怎样面对危机。我把这篇文章在单位职工大会上学习,学习华为那种未雨绸缪的精神。后来我又学习了任总的《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我的父亲母亲》、《北国之春》等多篇文章,给与了我很大的启发。

今天,我终于明白任总发表的那篇被无数企业家称道、推荐、学习,成为中国管理学思想的名篇《华为的冬天》文章的真正含义。华为的备胎计划就在文章发表后实施的。也许正是这种强烈的居安思危的意识,华为才能一路披荆斩棘,成为行业巨头。

今天再读《华为的冬天》,让我有了新的收获。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在顺风顺水的时候,要像任总一样做好过冬的准备,才可能爬沟过坎,勇往直前。

二〇一九年六月三日

作者简介:

刘元兵,笔名贤者无忧。男,1963年生,汉族,中共党员,本科文化,成都市邮政局助理调研员。现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历史学会理事,金堂县作家协会秘书长。由于长期从事邮电、邮政通信工作,自称为“邮仔”。著有散文集《邮仔乡愁》一书。曾入选四川省第九届文学奖参评书目。

编辑:阮中华

    免责声明:本文为意不尽网用户提交发布,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举报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巴蜀闲人:卖菜翁说       
下一篇:余运德:用钱买来的清洁不是真正的清洁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资讯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19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