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不尽刊 > 正文

著名诗人何基富现代诗歌鉴赏

时间:2019-05-14 15:03:42   来源:意不尽网    阅读:

意不尽网导读:难道真不怕天报?!诗:巴蜀闲人我敏捷的思维麻木了,半天不知怎样表达为好。网暴:一个私立学校,该校食堂用霉烂食材,似猪食把学生喂饱,


 

妈妈,你不要走

诗:巴蜀闲人

 

“妈妈,妈妈⋯⋯

“年没过完你又要走了,

“妈妈,你不要走哇⋯⋯”

哭成泪人儿的乖女儿,

拖着即将远行的妈妈。

 

女儿那撕肝裂肺的哭喊,

倾刻冲垮妈妈柔软的堤垻。

妈妈没顾得上看女儿一眼,

双眼已涌动着潸然的泪花,

此时妈妈有多少想说的话。

女儿呀,妈妈的乖女儿,

你要多多地谅解妈妈,

妈妈可是有苦难言毫无办法。

怎不想一直陪伴你慢慢长大,

动物,动物都有舔犊之情,

何况高等动物人类的妈呀?

妈妈我,上有年迈的父母,

下要供养乖乖你吃喝拉撒。

我如蜗居在渐趋荒芜的乡下,

拿什么来养活我们的全家?

百般无奈只能忍痛把你丢下,

艰难,艰难地跨过大半个中国,

去到灯红酒绿的城市把血汗洒。

妈妈我每天起早贪黑打几份工:

当媬姆,除卫生,接孩子回家,

直到星星眨眼妈妈我才能躺下。

即使妈妈这般辛劳每月挣的钱.

与饼饼凉四天狂抢六千万相比,

那差距不知道有好大,好大?!

女儿呀,妈妈的好女儿,

你乖乖地听爷爷奶奶的话。

到明年春节妈妈再早点回家,

给你买花衣服,

给你包饺子煮戞戞,(1)

陪你跳绳藏猫猫玩耍,

⋯⋯

 

泪眼朦胧的女儿,

望着渐渐远行的妈妈背影,

早已哭瘫倒地下。

 

2019,2,15。

注:今天,在网上读到一则消息,说春节后,GZ山村一对父母外出打工,女儿狂追200米哭瘫倒地,上演“生死离别”一幕。读后百感交集,遂成此诗。

(1),戞戞,四川方言,即肉的意思。

 

“龙桥”上的悲剧

诗:巴蜀闲人

 

我这颗老朽的心,

怎么也难以平静,

正如那安宁河的水,

从来没有片刻安宁。

这不,悲剧突然发生,

一个,一个年轻母亲,

帯着她的三个童孩,

自行纵身跳下龙桥,(1)

全部在安宁河中殒命。

读到这条消息,

谁能保持气和心平?

惋惜之余,弱弱地问:

亲爱的母亲,

有什么天大的难事,

让你如此舍命忘身?

不仅你绝绝地要去,

还带着三个亲骨肉丧生,

三个含苞待放的稚嫩生命!

家暴?理应告上法庭;

患病?那就去看医生;

贫穷?向政府救助申请;

⋯⋯

啊,

你,你连死都毫不畏惧,

这些困难算得了几两几斤!

当你带着三个孩子舍命地,

向安宁河跳下的那一瞬,

倘若你回眸脚踏的龙桥,

似火龙在安宁河上飞腾,

展示着“盛世强国”的风情,

难道不能冰释你绝望的心?

 

2019,4,22。

注:(1),据网载,4月21日11时许,一个母亲带着三个孩子,从四川米易县龙桥上跳下,四人全部不幸身亡。

 

强盗,住手!

诗:巴蜀闲人

 

他晃晃头,定定神,

呆呆地站在人行道里。

与路旁挺拔的银杏树比,

他就像芦柴棒一根,

那高挑且干瘦的身躯。

他含泪望着强盗的背影,

骑着抢去的破旧电动车,

头也不回地忘命而去。

他右手上只剩下U型车锁,

手指上道道裂口血肉暴起,

好似开启的一张张小嘴,

诉说着他的艰辛与憋屈。

他全靠那辆破旧电动车,

维持着他和全家的生计。

 

他早早地来到地铁口,

人来人往攘攘熙熙,

左顾右盼等待接送生意。

开张了,开张了,终于!

一个年轻人坐上电动车,

说要去南门的梦月溪,

那时髦穿着难让人起疑。

他发动电动车心中暗喜,

车,向着目的地飞奔,

街边的银杏树向后退去。

忽然,说时迟那时快,

脖颈被后座“客人”箍紧,

他双眼一黑,轰然倒地。

⋯⋯

他回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全身还瑟瑟发抖心有余悸,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站在苍凉的街上茫然四顾,

“盛世強国,中华振兴”,

看见街边墙上醒目大标语。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外星人,

怎就感受不到盛世的富足?

他双手高举仰天一声叹息:

“唉,我又不懒还很节俭,

“怎被贫穷压得喘不过气?”

他右手上那U型锁令人惊惧。

 

2019,4,18。

注:依据网上资料,创作而成。

 

难道真不怕天报?!

诗:巴蜀闲人

 

我敏捷的思维麻木了,

半天不知怎样表达为好。

网暴:

一个私立学校,

该校食堂用霉烂食材,

似“猪食”把学生喂饱,

致不少学生莫名病倒。

看到这消息又以为“造谣”,

静观多时情况果真不妙。

我的手颤抖着,

我的心嘭嘭狂跳。

我仰天怒问苍天:

“这,这是怎么了?!”

这是所挂靠名校牌子的学校,

食堂里还高悬着赫赫的奖牌:

“省示范性标准化学生食堂”。

这样的学校都如此糟糕,

可想而知其他学校能有多好?

三聚氰胺毒奶粉还未淡忘,

再惊现长春长生问题疫苗,

⋯⋯

这一件件,这一桩桩,

怎么就镇不住伪劣假冒?!

追根溯源还是那句老话,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阿克顿的名言通俗精到。

无任何监督的权力,

似猛兽疯狂奔跑;

不法商人嗜钱如命,

良心丧尽不剩丝毫。

官商勾结那更是胆大包天,

对孩子对学生对祖国未来,

竟敢如此如此下得狠手,

难道就真不惧怕天报?!

 

2019,3,13。

注:资料来源于网络。

 

玄机安在?

诗:巴蜀闲人

 

西边,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家长,

为食堂食品问题吼声渐息。

该校牛逼的校长被解聘;

相关部门官员官帽丢弃。

 

东边,

盐城响水化工厂爆炸骤起,

致六百四十多人接受救治,

已有六十二人停止呼吸,

现场惨不忍睹一片狼藉。

 

这,这是怎么了?

如此“厉害”的神州大地。

难道戌狗去亥猪来的春天,

有人将潘多拉的魔盒开启?

这一件件看似孤立的悲剧,

冥冥中是否暗藏着玄机?

有人评论祸根在于:

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还有人评说总根源应是:

权力无监督官商胆大不虛!

 

2019,3,22。

注:资料来源于网络。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诗:巴蜀闲人

 

不断有全国微信网友,

热情邀请我加入微信群,

我诚心诚意地感谢他们。

但据说有这样的规定:

微信群的群员“违规”,

要连坐群主拿群主是问。

因此,因此我得先申明,

我实在,实在难以避免,

不发没有“敏感词”的作品。

因我分不清何为“敏感词”,

老夫我没有那么高的水平。

今朝,

A在B问题上是“敏感词”;

明晨,

B又在A问题上成“敏感词”,

如此诡谲我怎么能分得清!

我怜惜造字的仓颉太费神,

辛辛苦苦造出汉字近十万,

他仅是个屈蹲谷底的庶民。

若他是霸居峰巅的大母神,

一定只造两个字“万”和“岁”,

百姓整天山呼“万岁”多来劲。

造那么多字干嘛?不少字,

常被关在字典的牢笼里呻吟。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因那“清”字,作者进了牢门。

漫漫数千年的封建极权史上,

不断汹涌着“文字狱”的阴魂。

“公民享有言论自由”,

宪法中确实有明文规定,

但真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期盼五四呼喚的德赛先生!

 

2019,3,26。

 
把孔子赶下神坛
诗:巴蜀闲人

 

我写过巜戏说孔子》:

人的孔子,

乃中华文明的功臣;

神的孔子,

则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孔子把人分为三流九等。

封建统治者欣喜若狂,

亷价将孔子尊封为神。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万世师表”,“至圣先师”,

一顶顶桂冠五彩纷呈。

孔子,神的孔子,

魔幻般成封建统治者的意志,

似鸦片致劳苦大众丢魄落魂。

一个个扑通扑通乖乖跪地,

昏昏噩噩舔吃着剩饭残羹。

国是,专属于统治者霸管,

“站起来”的百姓只能恭听。

谁要是敢于妄议擅谈,

轻则受同类喝斥:

“你有吃有穿,还想做甚?”

重则被“404”扼杀再封群,

直到以莫须有罪名抓进牢门。

......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可叹可哀的万马齐喑,

沿着“历史周期率”艰难龟行。

啊,神的孔子,

你泯灭了“五四”先驱的吼声;

啊,神的孔子,

你撵走了德先生和赛先生。

面对滚滚奔涌的时代潮流,

尽快把孔子赶下神坛成为人,

炎黄子孙方能真享自由平等!

 

2019,5,3。

注:献给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歌。

 
请敬畏“抱怨”和“不满”
诗:巴蜀闲人

 

有的人,

讨厌“抱怨”;

更有人,

惧怕“不满”。

轻者被讥为“愤青”,

重者可能获罪进监。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

其中“抱怨”和“不满”,

此乃人的重要情感。

 

站在历史的长河观看,

推动人类前进的车轮,

少不了“抱怨”和“不满”。

人类已爬涉过六百万年,

面对慢慢征程几多艰坎,

肯定有人,有“喷青”,

对喝动物血不堪而“抱怨”,

对以树叶难遮丑而“不满”。

于是有了种棉花,

于是有了纺纱织布,

于是有如今的时髦衣衫。

如果满足于“茹毛饮血”,

既不“抱怨”也无“不满”,

爱河无论多么诱人光鲜,

亚当接过夏娃的苹果时,

仍然赤身裸体何其难堪。

爱情的禁果倒是偷吃了,

赤裸恋人被逐出伊甸园。

九十八年前那12个“愤青”,

肯定是对现实极为“不满”,

方聚会红船建党甘冒危险,

再历经二十八年浴血征战,

民国被撵至台湾残喘苟延。

 

“现在已经能够吃得饱饭,

“也再不愁穿而担心御寒,

“还有什么抱怨和不满?”

此言不虚,但请且慢,

温饱仅满足动物性需求,

人还应有五四追求的层面。

看到杯子装水的部分容易,

那没有风险且还讨人喜欢;

看到杯子没有装水的部分,

需要勇气良知和担当展现。

请敬畏“抱怨”和“不满”,

人类进步永远没有完成时,

正如世无完人而必有缺陷,

让她推动人类不断向前!

 

2019,5,6。

 

沿着五四精神前进

诗:巴蜀闲人

 

有人不时向我发问:

常听你说忧国忧民,

你到底忧哪门子国?

你又忧哪门子民?

我一般只洗耳恭听,

偶尔也发出点微音:

是的,

我确实忧国忧民。

忧我深爱的祖国,

亲爱的“母亲”,

仍然沿着,沿着,

“历史周期率”龟行。

忧我可爱的同胞,

历史悠久的炎黄子孙,

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夠,

亲近德先生和赛先生。

皇城上那飞扬的大旗,

“马克思加秦始皇”,

就是最好的明证!

我的这些弱弱解释,

你听罢仍觉口说无凭,

请读读我的代表作品:

《卖菜翁说》,

巜奉节断想》,

《戏说孔子》,

《啊,祖先》

也许稍能让你感觉到,

我的忧虑并非危言耸听。

朋友,让我们共同努力,

坚定沿着五四精神前进!

 

2019,5,9。


怎么了?诗人
诗:巴蜀闲人

 

有朋友要拜我为师,

“何干?”

“学写诗。”

我惊愕,

我沉思。

他那表情透着诚恳,

看不出有丝毫讽刺,

于是,于是我婉拒,

没有片刻犹豫延迟。

“为什么?”

朋友狐疑。

诗人,光采的名字,

传承人类文化的大使。

但有诸多难言的憋屈,

在此地,在此时。

一首呕心沥血的诗问世,

先遭逢卫道士嫉恨讥讽,

拖着丈量马拉车的皮尺,

去量度现代的玛莎拉蒂。

接着与网监狭路相逢,

莫名其妙被枉杀冤死,

诗里有违规的“敏感词”。

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

只嘴上说不知何时落实。

再下来便是掏钱不止,

朋友为你的诗制作链接,

要感谢发“红包”表示;

后有朋友诵读你的诗,

也需发“红包”才有下次;

若要出版登上报刊杂志,

那费用高得如天文数字,

“稿费”哩?稿费,

平民就别想有稿费恩赐!

 

啊,诗人,

精神上的富人,

物质上的穷人,

这便是诗人的现实。

你还想要学写诗?

 

2019,3,2。

 
兽人
诗:巴蜀闲人

 

说他是兽,

他有人的脸和眉,

远观还象是个人。

说他是人,

他却长着狼心狗肺,

近看似狗的身坯。

乱世出“英雄”,

他混入起义军的团队;

再后,再后,

他的官帽不断向上堆。

说他无能那可是不对,

他两大本事世人难追:

第一是舔菊,

舔得上峰神颠魂飞,

宛如狗舌头般不累,

赵高也要扪心自愧,

李林甫忙拜师下跪。

第二是整人,

他心狠技高无师自会。

无论你是学富五车,

还是你才高八斗,

只要不舔他紧紧跟随,

轻者让你寝食难消停,

重者人亡家破一去不回。

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是下属的狼主子的狗,

披着一张人皮与兽匹配!

他,他到底是谁?

本该暴出他的臭名,

让万人吐他的唾液,

象跪在西湖边的秦桧。

但那样,那样,

会毁我的笔倒八辈子霉。

正是有象他这样的兽人,

勉力撑持着极权的墙围。

兽人和极权是恋人一对,

惺惺相惜携手千年狂追。

何日能让兽人声消影退?

唯有徳先生赛先生回归!

 

2019,3,9。

注:我一生受够了“兽人”之害,誓

要为“兽人”立传,终于写出上面的文字。


爱酒?厌酒?
诗:巴蜀闲人

 

我常暗自神伤,

莫名自卑挤满胸膛。

我不自卑我的身高,

1.75米已属巴蜀男性中上。

我也不自卑我的智商,

曾是令人称道的状元郎。

那我自卑的是哪样?

自卑,自卑我的父母,

给我一副滴酒不沾的皮囊。

酒桌上,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杯杯猫胎酒似水流淌,

那是多么多么的一个爽。

此时,滴酒不沾的我,

常被人们冷落在一旁,

仿佛没有我这个人一样。

有人端着酒杯脸放红光,

打着酒嗝蔑视地对我讲:

“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

“你滴酒不喝怎配诗人衣裳?

“有种的把这杯酒喝下肚肠!”

酒席宴上,

那是交流感情的好地方;

酒席宴上,

是讨好上峰开心的难得时光。

那曾不可一世的“美女”书记,

为康师傅祝寿怎个神采飞扬,

她淫笑着端个酒杯四方晃荡,

对不同上峰的敬酒词全不一样。

某某是单位喝酒的“十大金刚”;

某人少说也有斤儿八两的酒量。

人们一旦谈起喝酒,

眉飞色舞好一派荣光。

在这里官大钱多自然要炫耀,

能喝酒也值得自豪而受褒扬。

面对弥久不衰的浓烈酒文化,

不自禁回望我的人生过往,

我惨遭艰坎的众多原因之一,

该开罪于滴酒不沾的皮囊?

酒啊,酒,

到底该爱酒?还是该厌酒?

穷文人杜甫那句诗推波助澜,

而我却万般的无奈和迷茫!

 

2019,5,13。


作者简介

何基富,男,“巴蜀闲人”乃笔名,诗人,思想家,意不尽网顾问。出生贫寒,长于新中国,生在民国间。青少年励志勤奋,一九六五年以德才备兼,高考状元之身,保送至SC省委办公厅。亲历十年“文革”嚣喧。一九七五年巜SC青年杂志》挑起副总编辑这副担;后来又担任过,两份省级内刋总编辑。七十年代初,开始习诗,跨进暮春门槛,提起禿笔,挤上诗坛,誓为后人为民族,留下时代的真言。

已出版个人诗歌集《天空有朵孤独的云》;近百首作品入选国家级诗歌选本,出版合集巜当代新诗实力诗人》、巜当代名家经典诗文》、巜中国当代诗坛名家代表作》、《中国当代诗经十八家》、巜中国诗坛最具影响力80家诗人》等;代表诗作在巜读与写》、巜中国先锋作家诗人》等杂志和《中国诗歌网》上刊发;数百首诗歌作品被百度、谷歌等收录。

代表作:《卖菜翁说》,巜父亲节祭父亲》,巜母亲拔牙,肉跳心惊》,《慢慢地陪着你走》,《难忘故乡的小路》,巜奉节断想》,巜休说盛唐》,巜戏说孔子》、《白话“省委别墅”》,巜啊,祖先》,巜黄金树赞》,巜斗士,乔尔丹诺.布鲁诺》,巜千年后人读今诗》,《“蒲松龄讲习班”夭折梦中》,巜梦亦真,真亦梦》,《我的同胞,我的最爱》等等,已广为诵传。


编辑:阮中华

    免责声明:本文为意不尽网用户提交发布,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举报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贾俊芳:七律三赠家乡枣农兄弟姐妹      
下一篇:丹青:童年轶事(一)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资讯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19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