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百科 > 正文

李新

时间:2019-03-17 12:07:14   来源:意不尽网    阅读:

意不尽网导读:代表作赏析:1 《山沟里的大学生》2013年12月11日,这天晚上我怀着期待已久希望打开电脑。登上了我的qq,学校的老师qq的页面闪烁着,我有预

代表作赏析:

1.《山沟里的大学生》

2013年12月11日,这天晚上我怀着期待已久希望打开电脑。登上了我的qq,学校的老师qq的页面闪烁着,我有预感,是成人高考的录取院校通知到了。我的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生怕自己被录取不上。在学校老师的qq群里面早有着同学分享着自己的喜悦,有的发截图,有的发文字。她们的脸上流露着灿烂的笑容。也有的有可能不在,或者没有录取上保持沉默。我心理一直忐忑不安,心脏碰碰就要跳出来了,我按照老师发的网址打开了网页,并按照上面的要求填了准考证号,身份证号码,点击了确认。网页上面显示的我不敢相信,用手揉揉眼睛上面显示,李鑫,录取院校,汕头大学。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带上眼睛再看看生怕跑掉,确实没有错。我给在捷普厂里,的同学任超英打电话说:“我考上汕头大学了,今天的通知”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了他,

在我们那里只有学习比较好的同学才能考上大学,考上大学家里人说话都比较财大气粗。邻居就说“你看那谁谁多厉害都考上大学了”全家人便是无限的风光。记得那是上小学的时候,我上学前班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写一张纸6,我不会写,母亲就看着我写,我还是不会写,母亲是个脾气暴躁的人用用吃饭的筷子打我的手,说:“不会写手留着有什么用,最后手打得红红的圆圆的,我也不会写。不会写,以后就不要浪费钱了,书塞到锅灶里还能省一顿饭的柴火。”一根火柴没有点着,第二跟火柴点的时候让奶奶看到了,拦截下来了书是保留下来了6我还是不会写。书沾上了锅底的黑了,奶奶用抹布擦,有的擦掉了,有的就看不清楚了。一连五六天手拿不住筷子就拿勺子吃饭。没有橡皮,就用青霉素或者葡萄糖上面的橡胶盖子,沾点唾沫擦。时间如流水一去不返,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打破了昔日的清静。地在这风景优美环山妖娆的条件下没有任何一位老师愿意来这里教书,无奈之下只得他乡求学,翻过一座座山走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来到了学校,第一次做饭时水烧开我就把玉米糊直接往锅里倒,一会锅里有大大小小的疙瘩,有长方形的有圆形的大小不一,小的疙瘩熟了,大的疙瘩外表熟了里面是生的,没法吃疙瘩全部扔了只喝汤。喝一口,才想起来刚才忘记放碱了,拉嗓子,夹一筷子酸菜。吃一口哈一下嘴,里冒着热气,吃着津津有味,糊汤、夹酸菜是我最喜欢吃的,如今已经吃不上了。广州人从不吃那个了。从此一罐酸菜、一包馍、一袋子木柴,便是必行的行囊,缺一不可,一走就是五公里。不管刮风下雨总是扛着木柴手里提着酸菜罐,来来回回地走,走累了坐在石头上休息,饿了吃着野酸枣,那枣树上的枣有红的、红的枣、吃起来有股甜味、咬一半,看一下有没有虫,一不小心就把虫给吃了。枣吃够了回家了,晚上就开始闹肚子,酸枣吃多了.就这样走着,不知道来来回回走了多少次。走完了小学走初中,然而初中毕业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上高中。

19岁的我坐着邻居的车去了省城,在喧闹的省城里很快身上的钱就快见底了,吃饭住宿已成了问题,那时候最困难的时候一天吃两个馒头都是一种高级的奢望了,宁肯走路也要节省钱来买馒头吃。当时并不,想着拿多少钱,只要有吃有住就满足了。很快在长安区的一家食用油厂上班,600元的工资,每天提着40斤的食用油,贴着花花绿绿的标签,闲余的时间并不像其他同事一样晚上看看电视聊聊天喝喝酒那样悠闲自在,在附近的书店里面时常看到高高瘦瘦的影子,在那里看书,看完以后,完完整整有放在书架上,并未购买。看着财务办公室里的那个女孩叫赵倩,她头发又黑又长,圆脸、苗条的身材,脚上穿着一双黑黝黝的高跟鞋,鞋跟尖尖的、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脚底下面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每次听到叮当的声音就知道她来问我,罐油的情况,以便她给客户开发票。厂里的员工基本上是不惑之年的员工,谈不懂时尚,他们都说赵倩是狐狸精,你看那穿的暴露和走路的样子,不是狐狸精是什么。很多人都不理赵倩,我和她聊天才知道她高中毕业之后,在培训班报考《会计从业资格证书》学习会计,并取得证书。我先后借了她的会计书,没有想到她那么爽快的就借给我了。让我慢慢看,不会了就问她。她对我言而不尽,在她的介绍下我来到了西安某会计学校培训班,学习会计,白天在食用油厂上班晚上去学校学习,回去还要做笔记、写练习题,两年多来每天晚上12点之前,从未休息。时间又长,然而遭到厂里的员工之间勾心斗角、流言蜚语。每当我走过都有员工指指点点,有流言说我晚上在外面养女人,也有人说,我在厂里也勾引女人。学会计那是糟蹋人哩,人家大学生都考不上,他能考上,他给大学生提鞋袋子都跟不上。流言蜚语这些天搞得我心情不好,我拿着碗去厂里吃中午饭,摇了一大碗面条,那个做饭的就说:“吃那么多,后面的人还吃不吃了.”我就说:“那你可以在下面啊,厂里买的是面条,又不是没有。”然后饭堂里的人就在那里骂人,我一生气就和饭堂的那个吵了一架。之后厂里因我影响不好为借口,把我给开除并扣两个月工资。无奈之下,我就住在朋友那里,白天帮朋友干活,晚上去学习上课。课程学完了,我便回到了家里。

两月之后无所事事,只有下江南。我向朋友借了500元的盘缠下江南,我在广州科学城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不压工资。电子厂工作只包一顿工作餐,也没有住的地方。身上只带着一个包,里面装着《会计基础》、《财经法规与会计职业道德》、《会计电算化》。无奈之下,白天下班在公园里看书,广州的夏天的天气比较热,没有北方那么冷,每天我看书就在公园里有时候到晚上12点,1点没有人了,我就睡在附近工商银行的取款机里,地上铺几张报纸,书当枕头,倒下就睡。有时候看一会书就睡,每次都要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去,怕人家到笑话我。一天吃着一顿饭,晚上看着会计书,那时候也没有笔和纸。我就看着书,就这样晚上呆在公园、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在工商银行里面去睡觉,早上6点多就起来又坐在公园里,度日如年。盼望着、盼望着发工资,盼望着自己有住处,有学习的地方、有看书写字的地方。

终于盼着发了工资了,600元我租了一个小房子住了下来,由于工资不高,有比较偏僻。我手里有了一些钱之后,我便辞职,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包吃工资又高,又能养活自己,但是,加班有比较多。我的家乡在遥远的陕西,哪里的人很少走出大山,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大山,就在这山沟沟里生活着。对于山里的人来说考上大学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特别是对于我初中没有毕业,自学考上大学经历了千辛万苦,是大山里唯一自学的大学生。

2.《童年往事》(一)

记得那是他小的时候,他母亲每天都要去大山里面捡柏指蛋蛋(也叫柏子壳),这天妈妈吃过早饭就在家上面的石嘴凹,上面的坡上捡柏指蛋蛋。到了中午,他独自在家里把饭做好等着妈妈回来吃饭。等了好久牙不见妈妈回来。

于是他就把做好的饭用饭盒装起来。他打算给妈妈把煮好的玉米粥送到石嘴凹的大山上去。那时候他比较小,找不到了去石嘴凹山顶上的路。这对他来说是极其困难的挑战,他冒着走丢失的危险。给她的妈妈去送饭,也怕他的妈妈饿着了。

他从苹果园上去那里没有路,上到梁顶。从梁顶上去不就方便多了。苹果园的梁顶不高,他就选择从那上去了。看着不高,走的时间真长啊!全是大白杨树,长得比较高。也比较直。他独自走在里面阴森森的感觉比较害怕。如今,他竟没有想到,他也不知道的哪里来的胆量,在这里面走。

他在里面走着走着想到,课本里面《白杨》一文。一颗颗从小飘来的种子。却在大山中扎下了深深的根,他曾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过,累的走不前去,草丛之后,有蛇,有野生动物。但是他必须往前走,这别无选择,他必须要把饭送到在一次次地战胜失望之后。他终于爬上来了,当他爬上那一座,诱惑着他,着不高的的山顶。而在这座山的那边,就是海啊。

这时他的心情无比的喜悦,露出了久闻的笑容。因为他离妈妈的距离更近了。妈妈就可以吃到他第一次做的饭了。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在那山梁梁上面就有着一条小小的毛路,山梁上面的毛路两边长着细长而又枯黄的坚草。两边都是山坡,只有这天小路能放得下一只单脚,大概是那些养分鼠的那些人经常找柏树叶,喂养飞鼠而长期踩踏而成的吧。

站在高处望着远处的泥土的瓦房,外面下大雨的时候,家里下小雨。母亲就拿着大大小小的盆子,去接漏雨。这正是李鑫的家。他走到了离母亲最近的山顶,看着半山腰下面的妈妈正在不停地忙碌着。忙碌的母亲听到了他的喊叫声惊奇地看着他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说:“我来给你送饭了。我给你做的玉米粥。”母亲从山下走了上来,他看着母亲把他送的粥喝完。她笑了说:“今天的粥比较好喝,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吧那半山腰的柏子蛋蛋,给拿上来。你可别乱跑啊!我马拿上来了我们就回去。”

我坐在山梁上等着我的母亲,她不一会儿就上来了。她今天捡的真多!他就跟着他的母亲她背着一背篓上面还装着一袋子,用绳子绑着。我问母亲,背的重吗她说不重。领着饭盒边走她边问我,“你是怎么上来的你知道上来的路吗?”“我说我不知道路,我知道只要我到苹果园上面的梁上。我只要顺着梁上往上走,就可以到石嘴凹的梁顶了。我在那里喊你,你就听到了,我就这样找到你了。”那天我和我妈回去还没有走到家天就黑了,我妈回家看到锅没有洗,就开始洗锅。她把锅洗完都晚上8点多了。我看着疲劳的母亲。我便问捡这么多的柏树壳壳有什么用啊!她说做香卖钱,供你读书。

我忽然想起我的母亲也信佛。她也不杀生,不吃肉。于是我至今也不吃肉大概也是这个的缘故了。妈妈说:“还差绿色的柏树叶子,过几天她在去拿镰竿子去割柏树叶子。”我因上学没有钱,变托人给打听我父亲在青棉沟那里做木工活,的父亲让捎话,让稍一些钱回来供给我读书。家里住的房子经常漏雨时候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夏天的时候阴雨绵绵下午半个月,就连家里睡觉的被窝都是潮湿潮湿的,经常是母亲给我暖被窝,经常给我把那潮湿的暖的热烘烘的让我在睡。她经常说:“我年龄比较小,睡在这么潮湿的床上容易得风湿,她年龄大了不会得风湿”。那时候我也比较小,我也不知道风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如今,我也知道风湿是什么病了,不由得感叹一声母爱真伟大!

编辑:阮中华

    免责声明:本文为意不尽网用户提交发布,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举报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袁余良      
下一篇:桑业冒



首页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意不尽网新媒体资讯
主管单位: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
合作单位:中国新闻传媒集团  |  复兴通讯社
客服微信:yibujin_com   联系QQ:2818086789
微信公众号:yibujincom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邀名家  |   理事查询
备案号:陕ICP备18008813号-2
意不尽网 2015-2019 ©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